当前位置:专栏>山恩开讲

《进入黄金货币时代》课题研究之四

量化人民币价值黄金支撑力

文章来源:365足球网站网撰写时间:2018-11-30作者:北京黄金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刘山恩


  我们的研究得出的一个结论,人类所谓的信用是充满不确定性的。所以说,纸币价值以信用作支撑,只是一个传说。

  纸币本身可以说没有价值,纸币价值真正的源头是与实体商品及黄金绑定。纸币发行者需要拥有实体财富储备,以赋于纸币价值的支撑力,而这种支撑力的弱化正是当今金融乱象之源。

  上世纪70年代,黄金非货币化以后,黄金在国家外汇储备中的平均占比逐年下降。70年代为47.7%,80年代为45.7%,90年代将至21.08%;进入新世纪,从2001年至2017年的17年间,黄金在国家外汇储备中的年平均占比仅为10.88%。

  二战后建立的布雷顿森林国际货币体系,美元为中心货币。美元与黄金挂钩,而其他货币与美元挂钩,从而实现货币体系的稳定。归根结底,实现这一货币体系稳定性的基础是黄金。1971年以后,即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推行黄金非货币化,这一基础依然存在,只是被严重地弱化了。货币价值遭遇严重腐蚀,致使国际货币体系处于了十分不稳定的状态,而出现了增加黄金储备的要求。

  100多年来,纸币与黄金的绑定先后经历了三个历史阶段。

  一是金本位制时期之初,流通使用的是金币。但之后,流通使用的变为了纸币。这主要是基于货币使用便捷性的要求。但这时的纸币是一种黄金凭证,每张纸币都有法定的含金量,或者可以兑换固定数量的黄金。这一时期是黄金与纸币合体的历史时期。

  二是金汇兑本位时期,黄金是纸币发行的基础。在这一时期,支付流通使用的是纸币,但只有国际中心货币发行的数量要与黄金储备挂钩,而其他非中心货币并不与黄金绑定而是与中心货币绑定。这是黄金与纸币分离但有联系的历史时期。

  三是信用纸币时代的黄金在名义上与货币没有任何关联,但实际世界上的100多个国家都在国家外汇储备中保留着黄金,用做信用货币风险的对冲物,也就是为纸币上一份保险。这一历史时期纸币已成主导,黄金被边缘化。

  黄金被边缘化的结果是,全球货币进入了持续贬值的不归路。而2008年美元危机的暴发逐渐暴露了美元这个国际中心货币的脆弱性,已难以保证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从而引起人类的反思。这个反思的结果是终止黄金非货币化,开始推进黄金的再货币化。

  然而,正是在这样国际货币体系大变革形势下,我们开始了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也因此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中,有了更多的黄金要素影响。

  人民币作为一种纸币也需要有价值的支撑力,但是由于人民币并非是国际中心货币,所以主要是与国际中心货币美元绑定以实现价值稳定,因此我国不断增长的美元储备支撑了人民币从边缘货币变为了国际货币,成为了世界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的构成货币之一。与美元挂钩实现纸币的稳定是现在许多国家货币还在做的事,但人民币却必须要做出改变,这是因为中国和美国的政治关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由合作伙伴变为了竞争对手。这种变化既源于美国特朗普政府的美国利益优先政策的实施,也源于我们经济自身发展的要求。

  2001年我国完成了入关谈判,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全面融入了世界经济而使我国经济获得了高速发展,经济规模由世界第七上升到第二,对外出口贸易量超过德、日居世界第一,制造业规模也超过美国居世界第一,这自然使以全球老大自居的美国感到了危机,因而对我国也由接触变为了抑制,使人民币与美元绑定存在了许多不确定性风险,对此我们做出的应对之策就是加快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

  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就产生了一个黄金支撑力的建设问题,对于人民币国际化黄金支撑力的必要性社会有了日益增加的共识,但是建设黄金支撑力不仅需要定性,还需要定量,也就是要对黄金支撑的规模量化,这是一个需要解决但还没有解决的问题。在这里我们试图对这一问题的解决做出自己的努力。

  人民币国际化目标诉求是多元,而黄金支撑力的量化与人民币国际化所要实现的最终目标相关,不同的目标诉求有不同的选择思考,而这种思考源于现实,所以更多的是与美国的比较:

  1.以金本位制为目标的人民币国际化,让人民币成为黄金凭证,而当今巨大的贸易规模所需的黄金支撑力将是天量,人类现在数千年生产的17.8万吨黄金全部投进去也难满足需求,所以一般来说现在恢复传统的金本位制并不现实,还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

  2.恢复金汇兑本制,让人民币成为全球或区域性中心货币,这意味着要实现人民币与黄金的直接按固定汇率兑换。1900年美国就已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但是美元又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不断提高自己的黄金支撑力之后,到1944年才得以取代英镑成为新的国际中心货币。那时美国拥有黄金2.2万吨,为当时官方黄金储备的四分之三,而截至1944年人类大约生产了5.4万吨黄金,即美国拥有当时人类黄金生产总量的四成。这就是美元作为全球中心货币的黄金支撑力,但是这个今天看来巨大的黄金支撑力仍是力不从心,难以应对美元兑黄金的压力,到1971年美元停止了以黄金官价兑换时,美国黄金储备仅剩下了8231吨。

  如果历史再现,人民币取代美元成为新的国际中心货币则需形成的黄金支撑力的量化是,如以当今全球官方黄金总储量3.3万吨计,其四分之三约为2.5万吨;如以人类黄金存量17.8万吨计,其四成为7.1万吨。而要达到的黄金支撑力这一目标无论是上线,还是下线显然都不容易。

  3.维持现在的信用货币体系,为纸币买一个黄金保险,以增加纸币价值的稳定性,这是各国现在普遍性的选择。上个世纪70年代黄金非货币化推进,但多数国家都保留了黄金储备,并且近年来又持续增持黄金储备,其目的就是为纸币买一个保险,以对冲纸币可能会出现的不确定风险。新世纪黄金储备占比是最低的历史时期,2001年至2017年17年间黄金储备在国家储备中的占比年均为10.88%,如果就以这个低水平的均值计,目前我国3.1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中应有黄金储备3373亿美元,而按现在金价计算折合约为8784吨,超过美国居世界第一,与美国现有黄金储备8134吨大体处在了同一个水平上。这也意味着我国黄金储备应在现在的1843吨的基础上增加3.77倍,数量为6941吨。

  支撑人民币国际化的因素是多元的,但黄金储备是重要的支持力,尽快形成黄金支撑力是一项具有国家战略意义的事业。量化研究表明,不同的目标诉求所需的黄金支撑力也不同,我们追求的目标越高,对黄金支撑力的要求越高,因而就产生了0.8万吨到7万吨的大跨度的量化指标,但我们要将人民币打造为区域性或者全球性货币,那么3万吨黄金储备是需要的。

56.9K